新闻动态
并购诺基亚——微软开始新篇章

   在开始诺基亚并购的话题之前,先谈谈两个微软:一个是比尔·盖茨的微软,结束于2000年,盖茨正式宣布从首席执行官上退下来之时;另一个是史蒂夫·鲍尔默的微软,始于他接手微软公司之时。

   比尔·盖茨建立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大型公司,拥有难以逾越的竞争优势。他不善于创新但有了不起的复制能力;他会把别人制造的产品改造得更好。

   而鲍尔默的微软虽然自从他成为首席执行官以来,收入和盈利都几乎翻了三倍——没有错误的决策或是对公司管理不善的迹象,但微软仍然远离了市场主流,错过了重要的技术产业变革,最终失去了它在移动领域的主导地位,被苹果和谷歌取代。苹果接管了平板电脑市场;尽管微软花了100多亿美元在搜索引擎上,但其在搜索领域的市场份额与谷歌相比仍相形见绌。

   指责史蒂夫·鲍尔默很容易,毕竟他是现在的负责人,但微软的问题已是病入膏肓:长期的成功会招致失败。组织层级制度逐渐衰落,中层管理者增长,企业文化开始退化,且你的公司仅仅是变得庞大而难以创新(对微软来说是难以复制)。鲍尔默的失败不是错过了技术产业的变革,而是他无法消除微软深入骨髓的缺陷。

   微软的企业文化进一步退化是因为一个报酬系统。不同于基于员工的技能、对团队的贡献和最终产品的成功来支付报酬,微软雇员的薪酬由一个钟形曲线系统评级决定,这使得雇员要想成功,就得去贬低他人。即使一个团队中的每个队员都是A的水平,钟形曲线系统也不能接受这种情况,它需要员工分出输赢。为了有效地得到很好的报酬,雇员不需要在工作中表现优秀,而需要成为好的政治家。这使得微软从一个技术公司变成“美国国会”,且因此它的软件产品开始与华盛顿的立法机关相似——笨重缓慢、充满了贿赂。

   一个曾经在MSN理财工作的朋友告诉我一个故事,让我更能感觉到微软的破败。在一个编辑会议上,某人指出公司部分网站需要做小的调整,而他被告知这要一个月才能完成。请注意,这不是发生在通用汽车,而是在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公司身上。

   当史蒂夫·鲍尔默宣布他的退休计划时,投资者拍手相庆且股价随之上涨,但庆祝还为时过早。

   微软不是一个成长股,处于成长中的休息期,它是一个急需转变的大企业。如果该公司继续像它在过去的十年里那样运作,那么它将倒闭。微软需要一个新的首席执行官,他最好是一个局外人,不能与其内部政治有纠缠。微软迫切需要一个像郭士纳(Lou Gerstner)那样的领导者——在上世纪90年代,他拯救了另一个高科技巨头,IBM公司——不像史蒂夫·乔布斯那样富有远见,但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,他将慢慢地、有条不紊地修复破损的企业文化(可能裁员三分之一),并通过给公司瘦身来突出其重点。

   每个人都把关注放在微软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的价格上。收购诺基亚导致的损失可能不会影响微软,因为72亿美元仅仅是微软几个月的现金流和其资产负债表上每股不到1美元的份额。但微软需要转变它10万名员工的文化氛围,而诺基亚又带来3万多名员工,以及它自身成功后失败的企业文化。这让微软的好转又难了至少30%。

 ---摘20130911华夏时报维塔利·凯茨尼尔森  (美国《机构投资者》、机构投资者在线独家授予中文版权)

分享到:

亭联科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. 浙ICP备11052242号-1

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140号